(3) 画中的空间 

 

(3) 画中的空间 


一日正在店里忙着整理藏品,母亲打来电话说:“在肇州,徐老师来讲经,七天时间,要讲的经典:‘阿难问事佛吉凶经’。”问我:“若有空回去护持。”想:好,听经机会难得,必须回去参加。买了票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,赶到了现场。讲经法会如期如法开始,我做徐老师的侍者,护持老师讲经。去听经的人比较多,住的地方紧张。肇州一位五十多岁年龄的女居士,把我母亲和我请到她家里住。这位女居士,近几年前她的丈夫因疾病过世了,们夫妻的感情特别好。当天她向我母亲和我叙说丈夫活着时他们相处的情景,让人不禁感动。她说至情深时,虽然她的丈夫已经过世几年了,还是落泪声悲,并且还说每天她都能梦到丈夫回来,与她聊天。听至此地,不禁感叹!这人世间爱别离,生离死别的痛苦。执情深处苦纠缠,随缘以佛陀的教法劝导了她几句:“人已经走了,一切恩爱情缘,已然成过往,无法旧梦重回,就节哀各自安然,依佛陀慈悲的教导,修正自己现在的心情。拨开情执迷雾,放下吧!真爱对方爱惜自己,你心若变极乐,对方即升天堂,各自解脱,否则情执深重若此,活鬼死鬼相守,自建情感牢狱,还不知苦吗?您学佛也已多年,知苦离苦。另(令)自他安然,此真佛子智者豪杰,否则您的迷闷哀伤,他同颠倒悲苦,一同感去做哀伤鬼去了,千万万年鬼道里受痛苦煎熬,岂不可怜,有缘有福幸运遇到佛陀慈悲教法,不求解脱,岂不痴呆至极。放松心情,与过去告别。每日课诵及做诸善功德回向给您的丈夫,祈求佛菩萨慈悲加被他早日解脱。世事无常,人生苦短。苦苦的留恋,自他深陷情笼枷锁。看破放下,慧日消雪。自他自在解脱!”这时不觉已经深夜,我母亲在一旁已经瞌睡得直点头,居士见状,站起来惭愧地道歉:“阿弥陀佛。真对不起,不觉打扰了这么晚。你们都很累了,明天还要听经。快休息吧!”“唔,没关系。”居士和母亲到里面房间休息去了。这时我才站起身来注意观察她家的客厅,客厅旁边是小佛堂,供奉多尊佛菩萨像。客厅正墙上挂着一幅壁画,画中是古代的建筑,亭台楼阁,庭院里画的是十几个仕女。看整体感觉是西厢记的情节画面,对面的墙上挂的一幅画是一把提琴,门口侧墙上一幅挂历上面有只可爱的小狗。看了看周围这些没在意有什么异样,就合身在客厅旁边的隔间床上睡下了。由于说话聊天聊得太晚了,比较疲劳,躺下便睡着了。这时房间门开了,一个男子领了几个人就进屋了,朦胧中说是女居士的丈夫,我知道他已经过世了。就与他说:“你不能总回来打扰你的妻子,阴阳已隔。再纠缠各自堕落,快请出去。”就拦住他们往外推,费了好大劲儿,好难推!拉锯的反反复复推了几个来回,总算推出去了。以为这下轻松了,转身见到客厅墙上那壁画里好吵,里面的仕女在动,咯咯地笑着各自在疯闹在聊天,由于好奇就多看了几眼,这时才觉得们在指指点点的在说我笑我,说着她们居然从画里走了出来,走到我近前才看得清楚。她们的脸不是昨晚看的画的那么好看,而是京剧里小丑角色那脸上的化妆。每个女子的脸上都画的圆圆的白脸蛋,她们发出的那种咯咯的笑声让人听了不舒坦,汗毛直竖。我知道自己在梦里呢!也知道她们是什么,她们一起向我靠拢,我就念着佛号。推她们回去,不一会儿稍稍消停了下来。门口墙上的小狗活了,在那里叫。想:怎么这些东西都是活的。转身走到那提琴的画前,想这琴拉起来一定声音很好听。此想刚刚升起,自己已经在画里了。一只手把着这把提琴,另一只手拿着琴弓,呜里哇啦地拉了起来,由于不懂音律,根本拉不成调。拉了一会儿,觉得没意思,就从画里下来。走到旁边的鹧鸪鸟挂钟前,那钟里的鸟也是活的。嗨!今儿这梦梦得可够奇葩,赶紧醒吧!可不玩了。睁开眼睛,天还没亮呢!想:这位居士对爱人的深情执着,日复一日年复一年,活在自己的感受世界里。万法由心生,一心的痴迷情执,把自己居住的空间也变幻成活生生的世界。说有形即有神,她在如此执着独自生活的空间周围,更加激化了这种形神世界。自己于苦闷哀伤迷失的世界里不能自拔,希望那些遭遇不幸境遇,失去爱侣的人们,不要把自己孤立在无人知晓的世界里,走出阴霾覆盖的角落,敞开心扉,重新开始生活,心若向阳,无畏悲伤。人不能无情,不能无意。对于拥有的我们一定要珍惜。对于失去的要放下,莫把自己同已过的虚幻情缘一同埋葬,人世的哀伤未有能过于此者。

分享 :